何明华两性关系工作坊感悟:这世间,没有一颗心不带伤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个意外。我出生前,父母在新疆工作,条件艰苦,工作忙碌,再加上已经有了哥哥姐姐,响应当时“一个太少,两个刚好”的号召,父母不打算再生孩子,可我还是意外地出现了。

       怀孕初期,妈妈想把我做掉,但她对上手术台非常恐惧,此时,她的一个闺蜜放出豪言壮语:“生吧,生出来你不想养我给你养。”就这样,我度过了命悬一线的危机,踏入万丈红尘。

       一直以来,我不认为这个事情会对我造成什么心理影响,因为我一出生,妈妈就把将我送人的念头打消的一丝不剩(据说我出生时非常美丽可爱,令人爱不释手,成为大家争抢抱抱的对象),且哥哥姐姐比我大六七岁,父母反而对我这个幺女儿倾注了更多的关爱,什么事儿哥哥姐姐都要让着我。所以在我童年的记忆中,一切的一切都是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可是,在我的意识深处,一直都有一丝不安全感,如影随形却又无从解释。我不太敢尝试没有尝试过的事情,甚至担心拥有的东西会突然消失不再属于我,对未来并不敢做太多的设想,情愿把事情的结局想得糟糕一些,也不愿意抱太多期望反而换来空欢喜一场。

 

       我认为这是性格使然,也许我是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吧!
何明华两性关系工作坊感悟
何明华两性关系工作坊感悟
       在此次两性关系工作坊中,何明华老师讲到:其实人在胚胎时期就开始有意识了。TA是受欢迎的还是不受欢迎的?TA是否被大家所期待的?TA将来所要生活的环境安全吗?温暖吗?平静吗?这一切,小小的胎儿都在敏锐的感知着。想起一位听众打电话说她为了逃避超生的惩罚,东躲西藏遮遮掩掩生了个孩子,孩子从出生就特别胆小,怕大的声响,怕人多的环境。还有位朋友怀孕时非常忙碌,而她的宝宝在肚子里特别的安静,似乎怕给她添麻烦,以至于她感受不到胎动以为孩子有恙,到医院做过两次胎心监测。我的不安全感,还有所有的这些,从这里全都找到了答案。

       近些年,女汉子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她们否定了自己的女性角色。我们试推一下,1980年开始实行计划生育,一家只生一个孩子。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谓这个“后”,指的是可以延续家族香火的男孩子。只有一次机会,那么就会有许许多多的父母从孩子降生前就开始期盼男丁。当一个女孩子在胚胎时期就感知到,自己是不被欢迎的,因为是女孩!从那一刻起,她的潜意识就开始否定自己的女性身份。也许父母在她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完全接纳她,这更会在她的潜意识里营造“男孩子比女孩子好”的观念。尽管这些并没有被她的头脑意识所捕捉,她仍然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一些男性特质,比如:神经大条、性情豪爽、粗枝大叶、性情刚毅等等。而现在最喜欢叫嚣自己是女汉子的,恰恰以80、90后居多。


       那么,作为男人,从在胎儿期就被大家所期待,是不是就会生活得更加幸福?未必!正是因为被赋予传宗接代、光耀门楣等等太多的期待,也使得他们从生命初期就开始承载巨大压力,这种压力伴随一生。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的男人,说得最多的一个字是:累!

 

          在生命降临时,“咔嚓”一声,脐带被剪断了,带着创伤疼痛的人生就此开始!这个伤口无人幸免,所以这世上没有一颗心是完整无损的,而在纷纷扰扰的尘世生活中,还有多少深深浅浅的伤口在等待呢?我们也会在别人的故事中照见自己,或脆弱或卑微或孤寂或压抑,甚至满怀深深地恨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们还有长长的时光修复伤痕,让未来的日子温润圆融,让未来的自己平和温暖。

何明华两性关系工作坊感悟

何明华两性关系工作坊感悟

       人生,不过是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我们需要做的无非是找到伤口,慢慢开启,不再回避。唯有此,方能自我救赎!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咨询导诊 心理咨询 心理专家 心理培训 意象对话 EAP服务 公益咨询 心理文章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