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疗愈工作坊感想:不敢表达的愤怒

      在孙天来老师的情绪体验小组活动中,我体验到我对奶奶有一股很大的愤怒,压抑到不敢去承认和面对它。我知道这是我内在小孩的感受,作为长子长孙,奶奶对我的期望和教导是最多的,要懂事、要听话、不惹祸、要给其他孩子做榜样、给家族增光张脸,总是拿别人家的孩子来跟我做比较。理智上我知道一路走来我是独得恩宠的一个孙辈,我不应该对她老人家有愤怒,敬孝都还来不及,但是内心还是夹杂着委屈、让自己失望也让她老人家失望的略带报复快感的挫败感,畏惧还有愤怒。

      这一次在郭筑娟老师为期四天的情绪疗愈工作坊上对我的这个情结和情绪做了进一步的面对和处理。原来我对一直敬重的爷爷也是有愤怒的,愤怒于他对于奶奶的懦弱,愤怒于当奶奶苛责我时的不作为,愤怒于他和奶奶一样对我充满期望,只是没像奶奶那样经常用言行来表达出来。郭老师让我看到了我为什么一直不敢去面对和表达自己的愤怒情绪:面对一位是家族成员都敬重的灵魂人物,另一位是家族敬畏的实权人物,让弱小的、还处在跟三个弟妹争夺父母爱的不利处境的我本能的想要去获得爷爷奶奶这两位关键人物的认可和庇护,自然我会无意识的压抑我对他们的愤怒,表现成他们希望看到的那个我,如果不那样我将彻底失去爱,失去在家族里面存在的价值。我恐惧表达愤怒就如我恐惧死亡一样。我面对的是看似可以决定我家族归属的人(对于小孩来说,没有家庭的归属后果就是死亡),我的愤怒只有压抑,用另一个学员说的“隐忍”,这个更准确。

情绪疗愈工作坊感想:不敢表达的愤怒


      小时候的我感觉就是这样讨好着生存下来的,不得不做一个乖小孩,懂事的小孩,不能表达不满和恶意,虽然我很认同家族教导的要与人为善,待人真诚,帮扶弱小等,我也一直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对于一个小孩来说还是太过严苛的,为什么其他小孩就能自私、自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我就不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调皮捣蛋,为什么不以同样的标准去要求家族里面的其他小孩。意象中的爷爷奶奶告诉我是因为他们觉得我聪明、品性好,将来会有出息,家族在村子里面势单力薄,净受欺负,期待你能让家族扬眉吐气。我是很认同后面一句的,当然也努力做到前面的那句。内心中也希望自己不被村里其他大一些的孩子欺负,家族里面的人不再被其他人欺负。郭老师让我用一句话表达我的希望,我说要做一个家族期待的那个能够改变家族命运的那个人。意象中,爷爷奶奶放不下对我的这个期待,我开始意识到担起这个家族的期望其实也是我内心对自己的期望,我想改变我的命运和家族的命运。当郭老师说你做不到的时候,我内心是知道我做不到的,弱小的自己还无法承担这样大的责任,我想随心的活出真实的自己,可是我又放不下这样的责任,压得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用逃避和隔离来应对。

情绪疗愈工作坊感想:不敢表达的愤怒
      我知道完全的卸下这个重担,还需要一个过程,工作坊上的治愈就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开始了解自己的情绪,开始学会体验和表达自己的真实情绪,开始松动家族给我的束缚(虽然这个束缚像孙悟空画的圈一样,也起到保护我的功能)。之前参加赵燕程老师的深度体验班时体验不到强烈的情绪,只有明显的躯体反应(强隔离压抑的结果),赵老师就帮我做了处理开始松动,到现在能够比较好的体验和表达情绪已经让我很高兴了。我知道压抑了那么多年的情绪情结,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全化解的。学习心理学这么多年,带给我的成长和收获非常多,虽然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处理,但我会一直坚持下去,成长无止尽,感恩成长路上的所有老师和有缘人。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咨询导诊 心理咨询 心理专家 心理培训 意象对话 EAP服务 公益咨询 心理文章 联系我们